| 首页 | 学校概况 | 新闻播报 | 德育之窗 | 教育教研 | 学生频道 | 校园党建 | 家长学校 | 校长博客 | 来信回复 | 班级博客 | 

>> 您现在的位置: 佛山市南海石门实验小学 >> 德育之窗 >> 活动专题 >> 文章正文

把特别的爱和宽容给特别的孩子

作者:刘习洪 文章来源:石门实验小学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2-5-8 9:40:33

 

  2006年9月13日下午,我象往常那样轻松如意地进到六年级办公室,签到之后坐回了我那“方寸”之地――办公桌。咦?一沓信件赫然映入眼帘。嗯!肯定是那几个家伙!不错,升入初中之后还记得给我来信。然后我满心高兴又小心翼翼地把每封信件拆开来认真阅读。张晓茵、郑嘉榆、区颖然……我的心非常平静,因为这本来就在我的意料之中,毕竟她们一直是我的得意门生。
  读着读着,突然我的心情激动起来了,陈志杰的信!我实在没有想到!我的手激动地几乎是颤抖着打开了这封信:刘老师,教师节快乐!我来到黄歧石门实验学校已经一个多月了。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小学六年级和同学们一起努力读书的生活,我最值得感谢的人就是刘老师您了。其实在石门实验小学读六年级的时候,我并不喜欢您,甚至觉得您过于严厉,但我现在意识到了我那时的无知和愚昧。如果那时候您放弃了我,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,我不光是不能顺利考入黄歧石门实验学校,很可能会从此消沉下去,从此沉沦下去……
为了不引起同事们的好奇,我低下了头并偷偷拿了一张餐巾纸悄然地把眼角的泪水拭去。于是我斜躺进摇椅里陷入了往日的回忆中去…… 
  有一次,那是一个傍晚,生活老师徐锦连老师表情严肃地找到我说:我在清洁宿舍卫生的时候,从陈志杰的床铺下面翻出了一封情书!我接过来一看,那是607班一个女生写给陈志杰的,才12岁,就情犊初开呢!我认真读了下去,呵呵!文笔不错嘛!我接过了信并叮嘱了徐老师,叫她不要紧张,暂时也别公开出去。
当天晚修的时候,我找到了陈志杰和他聊天。我问:“你平时和妈妈联系是通过什么途径?”他大大咧咧地说:“打磁卡电话啊!”“还有别的途径吗?”“没有!”他肯定地回答。“你还和别人有过什么联系吗,比如和表兄弟姐妹或者同学之类的?”“偶尔也写写信给要好的同学。”他的脸红了一下。这根本就没有逃过我的眼睛。“能说说是哪里的吗?”我笑着问道。“以前学校的的那些老同学。”“是吗?聊些什么呢?”我问。“同学间叙叙旧,怀念同学间的美好感情啊。”……哼!还跟我谈感情呢!这么一点点大。他的回答依旧滴水不漏!
  看来不来点颜色,他是不会主动承认的!我说:“这几天,607班班主任李伟东老师收获了他班一个女生的信件……”我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的面部表情。他开始变得有点不自然了,脸也慢慢变得通红了。突然,他紧张地哽咽着说:“刘老师,我是和她写过几次信,求您别告诉我的妈妈。那样她会担心死去!”这感情的事情,本来就说不清道不明,既不能放纵,更不能强压。于是,我见好就收。我语重心长地说:“陈志杰啊陈志杰,你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,你才多大?你才12岁啊!你现在就开始陷入和异性同学书信往来之间,你将来如何考取好的初中,如何让你妈妈开心呢?再说,就算你喜欢别人是应该的,可你想想,如果升中考试的时候,你由于分心而不能很好发挥的话,你能保证你能考入石门实验学校吗?如果你今后的前途黯淡,你又怎么能够保证别人那时候还会喜欢你呢?收回心思,集中精力。好好读书吧!”我摸了摸他的头,让他回教室晚修去了。后面再经过几次跟进,他确实和那女生彻底断了联系,也真正地全心思地扑入到学习中去了。最后以315分的高分考入到了石门实验学校。
  还有一次,那天下午的体育活动课是踢足球,此时已临近下课,足球爱好者们也正在进行最后的较量。我突然看见陈志杰同学把张XX同学压在身下正在捶打,我马上跑过去,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两个“小牛犊”拉开。看来陈志杰的“犟”劲又犯了。我把他俩叫到我办公室,看着陈志杰同学的样子:两只手绞在一起,反反复复地拧个不停;下嘴唇往上,略微往前一探,嘴里不停地发出“哼!哼!”的声音,眼睛总是极不友好地斜视张XX同学,偶尔还会使劲地撕咬袖口。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呢?
  此时,对于陈志杰同学来说,任何语言都听不进去,因为这个孩子不光是很犟,而且因为幼年丧父而缺少父爱,身上存有不少问题。现在解决问题,不但起不到教育的目的,而且师生之间的关系会弄得很僵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需要“熄火”,即:“冷处理”,使那躁动的心恢复平静。正好我的桌子上有新到的一份报纸,我让陈志杰同学发下去,他无奈地发报纸去了。大约过了10分钟,他回来了,我漫不经心地问:“刚才你们组进了几个球?”他看看我,又看看张XX,有点儿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”。“没进球呀!”他疑惑地说。我又沉默了一会儿,这回他明白了,开始改变态度了,“刘老师,张XX是有意识往我身上踢的,他跟我有仇,您不知道。”我看火候已到,就问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他闪烁其辞,总是别人招惹他了,而从不谈及自己有什么错误。
  听,陈志杰不断在振振有词地“陈述”他的道理:“张XX把球踢在我身上,我才打他的。刚打两下您就把我拉开了,他也打我了,我们俩扯平了。您怎么不说他呢?”听了这一番“道白”,谁都知道主要问题就出在谁身上了,可他就这样不讲道理。我并没有急于和他要出个“子、丑、寅、卯”来,我风趣地说:“你很聪明么!我还没开口你就知道我要问你了。”“您不要拐弯抹角了,直接说吧!”他很不满地说。“我不想冤枉你,到底是谁先动手打人的?请你准确地回答。”我较严肃地说。“是我先动手的,就打两下,但球如果不撞在我身上我能打他吗?”他还满委屈的。我心平气和地说:“球撞在你身上是事实,你打人也是事实,那为什么不问个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呢?再说足球是体育运动本身就有个合理冲撞问题,这在规则中有明确规定,你这么酷爱足球,一定都懂,球踢在队员身上的情况更可以说是很平常的事儿,难道遇到这种情况就都用拳头来解决问题吗?假如这样,观众席上会怎样?人们会怎样评价那些有不文明行为的队员呢?大概你也听说过。”我偷眼看了他一眼,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好像有些相通了,“老师我……”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样,脸也微微有些泛红,我急忙打断他:“别说了,你是我们班的足球猛将,相信你已经明白了!”
接着我们又谈了一些内容,我特意给他指出打架的危害性,首先伤害了同学的身体,其次影响了同学们的正常活动,最后还会破坏集体荣誉。快结束谈话时,我和他商量,能不听把今天的事情用日记的形式写出来,谈谈你对这件事的感想,我想你静下心来,会对此事有更深刻的认识。
  第二天,他交上来一篇日记,题目是《球场冲突》,其中有一段确实够深刻的。他写到:“我怎么这么混呢?今天发生的事情我越想越害怕,如果不被老师发现,我还会憋足劲儿打他,他那么瘦弱,假如伤着了他哪里,后悔都来不及,真所谓“一失足成千古恨啊!”假如每个人都像我这样,那么我们班、我们学校,甚至我们国家还不乱套了。老师经常给我们讲,打架骂人是最无能的表现,最没有素质的表现,那么我就成了最无能、最没素质的人了,我真太惭愧了。刘老师,在这儿我真诚地向你说声对不起!不过请老师放心,我会变成一个高素质的学生的。”
  孩子的成长不是一帆风顺的。尤其是那些最顽劣、最具生命活力的儿童(也往往是最具有教育价值的儿童),往往是“问题多多、伤痕累累”的。我们可以试着用这样三个步骤来解决,即:“冷处理”,使躁动的心恢复平静;讲宽窄,使固执的心被爱感动;谈感想,使肤浅的认识得以深化。
  我醒了醒,也收住了心思,调整好心态重新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。

文章录入:lww    责任编辑:lww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用户登录 | 管理登录 | 

    2006© www.smsx.org 石门实验小学 版权所有 站长信箱:linmujian@gmail.com
    联系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狮山大道111号 邮政编码:528225
    网站制作与维护:石门实验小学信息技术电教组

    粤ICP备05095062号